暢遊藝海

尋找生命的意義 繪出內心世界的吳衍震

過去,「黑暗、死亡、慾望」一直是吳衍震創作中,探索晦暗生命的作品核心,但是近年來,他也開始把「關愛與關注」作為尋找生命意義的重點,作品也從昔日獨樹一格的黑普普風格,出現了關懷自然人文的光亮味道。
吳衍震早期以黑普普的表現手法,不加矯飾地呈現社會底層的黑暗風貌,探究恐懼與慾望的主題,觸及外在世界的種種及發自體內慾望,體現出個人自身的經驗和對現代社會的各式反應,透過幽默趣味的手法,呈現出一種扭曲抽象的藝術觀察心得。
在西門町長大的吳衍震,也創作了一系列描繪西門町街頭的畫作,像來電交友中心的特殊交友模式,成為他畫作的主題。「來自童年生活中的不安,和現實生活中種種的挫敗,這些恐懼是激發我創作能量的重要元素。」吳衍震說,看著西門町的興衰變化,許多滋味一一湧上心頭,畫起來的滋味也格外不同。
近年來,吳衍震的畫風也開始出現轉變,《肉片男孩》系列作品的出現,把他的創作觸角,延伸到關懷自然與環境的議題上,吳衍震強調,「《肉片男孩》是對人類提出的一種戲謔手法,人類自認是相當進化的生命,卻生吞活剝其他動物,濫用自然資源,剝開人皮後,人體也是血淋淋,反射出來的,盡是血腥可怕的意圖」。

心波力幸福書房 散播快樂的塗鴉熊叔叔─許赫

古味十足的淡水,一直是觀光旅遊的聖地,在藝文工作者進駐後,慢慢孕育成文創發展基地。許赫,一個年近不惑的詩人、說故事高手,一年前,帶著文創特色書店「心波力幸福書房」進駐淡水學府路,用滿屋子的兒童繪本及說故事課程,提供大人小孩一個心靈歇腳的空間。
為何取「許赫」這個筆名,許赫說,在政治大學就學期間,他很愛發言,可是常常思慮不周就說出口,老師認為他的發言很「粗糙」,要他想過再說。之後,對新詩創作有濃厚興趣的他,於是取「粗糙」的英文harsh(發音「赫許」)的反念發音「許赫」當筆名。
由於他對新詩創作的熱愛,以及想自行創業的靈魂,一直沒有止息,在資策會工作快一年後,他辭去工作,跟老婆請假兩年,專心當詩人。他回憶,當時,他向太太保證,如果沒有闖出什麼名堂,就乖乖回去當上班族。當時,他到新北市藝文工會辦理勞健保時,職業欄即填上「詩人」兩字,他打趣的說道:「如果不敢說自己是詩人,怎麼推廣詩」。

要得不多,椿版畫以生活入藝術─黃椿元

如果你曾經仔細凝看鈔票上的中山樓、國父紀念館、櫻花鉤吻鮭、美麗的帝雉,你會驚訝的發現,這些我們再熟悉不過的百元、千元大鈔,竟然都是由許多粗細不同變化的線條所共同組成。而這樣精細、精確又精密的雕凹版作品,更必須經由具備十數年甚至二十年歷練才有的功力與表現。
至於版畫這個藝術國度裡既重要但卻冷門的媒材,無論它所必須透過「版」來創作的間接性藝術的呈現,或者是它的複數性,以及製作與印製出來的圖像是左右相反的特性,在在讓黃椿元對版畫藝術創作有所執著與堅持,更對絹印版畫有諸多期許,在訪談中,黃椿元沉穩的述說,分外有著令人感到獨具的說服力。
「因為想做的不要太多」,黃椿元謙虛說自己是一個一次只能好好完成一件事或一件作品的人,所以選擇絹印版畫這項需要耗費體力,需要「靠天吃飯」,需要多道工序,更需要縝密精心琢磨的藝術為志業;而絹印可以做為藝術創作也可轉換成商業用途的媒材,是一種號稱「除了水和空氣不能印之外,其他媒介皆可印製的技術」。它鮮豔、平整、快速的特質,足以激化藝術家塑造出平凡中的不平凡。

頁面

Zircon - This is a contributing Drupal Theme
Design by WeebP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