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遊藝海

無編風月的人生─藝師黃朝份

黃朝份老師透過看書自學、觀摩他人作品,動腦發想、靈活運用基本編織法,做出許多童玩跟動植物。創作靈感多來自於日常生活或故事,像之前風靡臺灣的黃色小鴨、三隻小豬童話故事、吉祥話事事如意、松鶴延年等等,都能成為手下創作的題材之一。雖然身為手編藝術翹楚並擁有街頭藝人證照,但在創作過程中,並不如外界所想像的順利和輕鬆。編織除了需具備基本技巧外,還要有耐心和毅力,有時創作會碰到瓶頸,做到一半就卡住了,「這時候就先停下來,去找別的事情做,有時過了一段時間,忽然就想通了、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了。」就像人生的處境,也像老師一生和藝術之間的關聯。
黃朝份每次到街頭擺攤,都會偕同妻子,當他專注做著編織工藝或是人像剪影時,就由妻子負責招呼好奇民眾。然而要考取街頭藝人,可不能只有好技術,也得經過多次努力才能達成。還有許多厲害的老師傅都是靜靜地做,默默在傳統技藝領域耕耘著,因為比較不會和群眾互動、容易緊張,因此而無法考取街頭藝人證照。黃妻笑著說,多年前黃朝份第一次接受訪問時,曾因為太緊張而滿臉通紅、腦袋一片空白,站在臺上說不出話,而如今面對許多訪問已能侃侃而談。

以插畫宣揚理想的力量─貓力發電.市民群像

一看到「貓力發電.市民群像」的名字,會以為是兩位分別叫「貓力發電」和「市民群像」的藝術創作者。事實上,這組名稱,是一對年輕情侶黃千倫和楊子逸,一起發想的創作概念品牌,兩人極富觀察力及自省力的年輕社會觀察家,以插畫代替議論和文字,持續宣揚屬於年輕族群對理想的堅持和看法。除了臺灣當地,也曾在上海等地舉辦過個展及聯展,深獲好評。
黃千倫認為市民群像的中心概念,是利用插畫作品傳達臺灣市民生活的縮影與想像。最早將市民群像勾勒出來的作品,是名為〈台灣第一好宅:這裡擠得要命〉的插畫;房價高漲,年輕人買不起房子,開始對自我價值產生疑惑,失落感更是擺盪在許多年輕人心中。
「對臺灣現況的反射與省思,特別關於我們的生活、思考價值及生存意義」楊子逸強調在市民群像的品牌中,將所有的人物造型,簡化成「圓頭人」的形象,象徵某種集體情境及臺灣現況氛圍,產生的群體樣貌。時代衰落,成就感低,臺灣的年輕人,逐漸失去追求夢想和理想的勇氣。他們因此創作了名為〈無感的電手扶梯:通往未知的每一天〉插畫,象徵年輕人甚至現在臺灣人,無所適從的無力感。
兩人非常關心各項社會議題,觀察犀利而獨到,如黑心餿水油事件,或去年底的混油事件等食安問題,兩人創作出名為〈郊遊真開心:參觀化工廠〉插畫,諷刺黑心業者毒害下一代的虛偽作為。

翱翔在老梅的天空 追風箏的人—蔡信義

提起風箏,一般人的印象就是飛在半空中垂著飄帶的模樣。但實際上,走進位於石門老梅國小的「愛梅小棧」一看,從最基本的菱形、五角形、蝴蝶風箏,甚至是看起來僅有骨幹的多邊形鏤空、三角柱體等,都能經由人為的設計和操控,自由翱翔於空中。老梅國小教導主任蔡信義說,基本上,只要具備有固定形狀、適當的風阻、適當的提線點三要素,就能成為風箏。
「風箏沒有一定的形狀和模樣,端賴製作者的創意發揮,使用的素材,從廢報紙、宣紙、塑膠袋,枝幹、竹籤、碳桿等,只要想像得到,幾乎都能加以運用。」至今,蔡信義所製作過的風箏數量至少上千,通常難以駕馭的鬥風箏,他也能操控得游刃有餘。
老梅國小因位於臺灣最北端的石門區,長年受海風及東北季風吹襲。起初,只是探討氣候對地理環境、在地人文的影響,爾後因為國際風箏節的舉辦,鬥風箏專家王振發與微型風箏大師林宗憲到老梅國小傳授風箏等相關的專業知識,才真正開啟他對風箏藝術更深層的認識。
因應各地文化不同而形成不同的風箏造型。臺灣農村社會裡常用的陶甕,因而發展甕形風箏,94年時被國際認定為臺灣的傳統風箏,而帶有華麗龍頭的風箏即被公認是中國傳統風箏。

頁面

Zircon - This is a contributing Drupal Theme
Design by WeebP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