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遊藝海

再續文物百年風華─水墨修復師林煥盛巧手回春文物

珍之愛之、小心收藏的書畫文物,經歲月洗禮,變得泛黃、起皺褶,或是遭蟲兒蛀食,是強忍心痛任其繼續被催殘?還是積極尋求讓它回復原貌的協助?對許多人而言,可能選擇前者,然而對文物收藏家來說,即使踏破鐵鞋也要求得能修護心愛寶物的專家。這個能以無比耐心、縝密的思維、精細的技藝,將受損的文物完美回春的專家,就是「文物修護師」。

學習修護 純屬意外
曾修護張大千、董其昌等名家書畫,國內知名水墨修護師林煥盛,求學時因苦無機會朝繪畫的夢想邁進,於是轉而選擇藝術研究,進入國立臺灣大學藝術史研究所,深受日籍教授肯定,在其推薦之下,他單身赴任,到京都「宇佐美松鶴堂」,從學徒開始,學習修復。
初到日本,因人生地不熟,再加上語言溝通問題,他吃足苦頭,但他咬牙撐過最難熬的前幾年。並在長達10年的學習中,接觸到各式各樣的文物,與經驗豐富的前輩們共事,從中不斷反覆練習、精進自己的修復知識。學成之後,相繼在京都、東京博物館修復各國作品,從中領悟到「修復不單只是傳統技術,也能提升國與國之間的文化層面與價值。」

回歸家鄉 貢獻所學
「臺灣畢竟是自己的家,想為臺灣的文物保存做些貢獻。」在日本工作2年後,林煥盛毅然決然回到臺灣,以自身所學應用於業界,還成立事務所,積極指導後進,更接受國立雲林科技大學文化資產維護系邀聘,為國家培育人才。

且行且走為山城寫詩─漫遊林福隆的影像世界

水金九地區具有獨特的礦業文化,且散發濃濃的聚落氛圍,吸引許多藝文工作者在此常駐。為了保存文化資產,提供良好的創作基地,新北市政府針對黃金博物館的二連棟日式宿舍,金光路31、33號與35、37號進行修復,峻工後規劃「換工體驗」供藝文工作者駐館。
館方希望創作者能透過在地生活,切身貼近金瓜石,揮別都市生活的繁忙緊張,讓身心靈徹底放鬆,在山城特有的氛圍靜心創作,甚至成為水金九地區的文藝種子,向外傳播。

個人投射影像 影像反映個人
現居蘆洲的林福隆,為今年秋季樂活創意家的一員,在校學的是美工設計,退伍後開始大量蒐集歐洲藝術電影,自此便深深為那饒富興味的長鏡頭以及精緻的影像構成而著迷。
他認為長鏡頭緩慢靜謐的特性,能深刻反映人的內心感受與思維,也有助於跳脫俗世紛擾,給予人一些喘息的空間。如此特質恰恰符合金瓜石散發的氛圍,它不嘈雜、不喧囂,只是靜靜待在那裡,彷若與世隔絕、不與人爭,而這些又讓林福隆憶起了家鄉鹿港,質樸得令人放鬆,典雅中又帶點害羞,但卻是那麼吸引人。
鄉愁的呼喚加上心靈的契合,因此,他開始以金瓜石為主軸,用影像記錄黃金山城的姿態顰笑。今年秋季更進駐黃金博物館的樂活創意基地,並聯繫了九份昇平戲院的電影看板畫師江錦豐。這一次他要用攝像鏡頭,記錄62歲老畫師製作手繪電影看板的過程。

深耕本土、探索人情─《大釣哥》導演黃朝亮專訪

過年就看豬哥亮,已經成為臺灣人每年必做的事;而2017年賀歲強檔電影,則非《大釣哥》莫屬。《大釣哥》片名取自臺語諧音「貼藥膏」,既是一帖人人都必須要有的歡樂處方,也是一部讓觀眾看了就會發笑的電影。

從當年打破國片票房記錄的《大尾鱸鰻》,到笑中帶淚的溫情喜劇《大囍臨門》,這次是黃朝亮導演第三度與豬哥亮合作,面對豬大哥獨特的個人魅力,腦袋總有滿滿貼近老百姓生活的笑料,黃朝亮可說是最能精準呈現豬式幽默的人,而這些皆源自於導演的成長環境和從業後貼近在地生活的工作經歷。

深入市井生活 挖掘深層情感
黃朝亮出生於純樸的臺東,由電視行腳節目入行,從業10多年來,不斷深入市井小民的生活,挖掘臺灣人民對土地的深層情感。2009年他開始拍攝第一部純愛電影《夏天協奏曲》,希望能讓觀眾找到情感的真誠面。
接續幾部作品講述的也是在地文化與臺灣家庭的故事,其中蘊含對這片土地的關愛。此次在深坑老街拍攝《大釣哥》時,導演巧妙地將在地居民的生活融入電影,以自然寫實的拍攝手法,呈現出一個好故事。他說:「新北市最美的風景,是遊客、居民、演員及場景的融合。」

頁面

Zircon - This is a contributing Drupal Theme
Design by WeebP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