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遊藝海

以深情之眼銘記淡水今昔風華─攝影師程許忠

沿著淡水海關碼頭前行,冬日霧靄壟罩的觀音山綿延對岸,一旁被改建成展覽空間的海關碼頭倉庫中流瀉出悠揚的旋律,呼應淡水河沖刷河岸的律動。倉庫內正舉行「時光‧淡水─老淡水今昔攝影展」,搭配幾首歌詞均以描繪淡水小鎮為主題的臺語歌曲。

以影像凝聚歷史 細數山城今昔
策展人程許忠是淡水當地知名攝影師,二十多年來始終如一將鏡頭對準從小生長,並對其懷有濃厚情感的淡水。暱稱為「阿忠哥」的他,親切的向參觀者介紹展場內的作品,每張照片對他來說,與其說是攝影美學的實踐,更像是背後均暗藏一段故事,邀請觀者進入悠悠回憶的門扉。所有影像如同寫就一篇屬於淡水的小歷史,程許忠則像熟悉整段篇章字裡行間的說書人,無論手指指向哪一張照片,都能娓娓道出影像背後的前塵往事。
從小在淡水重建街長大,程許忠高中時才接觸攝影,當時攝影是件奢侈的愛好,只能和有相機的同學借用,和幾名攝影同好相約課餘時間到戶外拍照。「通常三個人集資買一捲底片,一捲底片有三十六張,每個人平均只能拍十二張。」那段物資匱乏的年代,程許忠直到退伍有了工作,才買下第一部相機,相關攝影技巧,也全賴看書自學。

發揚北方大地的筆觸—青年畫家詹振揚

初看到詹振揚,很難相信他已是個專業的畫家,年輕之外,更因為他本人俊秀宛如畫中走出的人物。除了已在國父紀念館辦過大型個展,今(104)年8月期間於新北市新莊藝文中心舉辦「2015詹振揚—油畫風景寫生個展」,蒐羅了107幅寫生畫作,生活中隨處可及的街景和日常剪角,即使看似平凡的景物,透過藝術家獨特且別致的眼光因而得到發揚,獲得市民朋友廣大回響。

自幼愛畫畫母親是推手
西元1980年出生的詹振揚,自嘲是個不愛念書的小孩,從小就與課業無緣。但他卻依稀記得6、7歲左右,參加國語日報的繪畫班因而讓畫畫的種子開始萌芽;國語、數學他提不起勁,但美術課的畫畫卻是他的最愛。
正式接觸繪畫遲到進入復興美工夜間部開始,在那段期間,對畫家影響最為深遠的是年僅27歲的王公澤老師,為詹振揚深植勇氣的力量,讓他勇於追求藝術、繪畫,和認真將它作為人生目標的信念。
「如果不是我母親把我從加拿大召喚回臺,或許我的人生還在遊盪中度過。」提到自己的母親,詹振揚雖未刻意敘述母子間的情感,言談中,能感受母親是他人生多次抉擇重要的推手,無論是幼時上繪畫班、從加拿大返臺就讀復興美工,或是畢業之後,進入俄羅斯列賓美術學院深造就讀,而深刻影響他日後創作的風格和看待藝術的態度。

一直畫,畫到前無古人─現代水墨畫之父劉國松

 被譽為「現代水墨畫之父」的劉國松,105年10月榮膺美國文理科學院院士,這個「院士」資格比中研院院士還崇隆,被視為「藝術界諾貝爾獎」。

元朝以來 突破水墨畫技法第一人
 身兼畫家、美術教育家、藝術評論家等多重身分的劉國松,認為藝術家就像科學家,科學家提出新想法,致力於實驗室中的論證;而藝術家將自己的新理念,努力在畫作上實驗。
 因此,致力於突破傳統技法與材質的劉國松,一再創新從元朝之後無法再突破的水墨畫技法,無疑為當今全球藝術界最具影響力的人物之一,被世人尊譽為「現代水墨畫之父」。
 他推翻了傳統美術系循規蹈矩的技法學習,主張不臨摹古人畫作,因臨摹可發展的技法有限,使得創作越走越窄,導致發展領域有限。就像胡適先生說的「為學要如金字塔」,但此概念較適合通才教育,用在繪畫這種專業教育並不完全適合。
 劉國松認為「為藝要如摩天大樓」,求專、求深、求精,但不求廣,打好地基,穩穩地往地下扎根,最後摩天大樓終將高過金字塔。相較於傳統的「先求好,再求異」,他教導學生時要求「先求異,再求好」,所以他主張「畫室和教室就是實驗室,而非傳統繪畫複製的工廠」,因為靠臨摹古人畫作是絕對臨不出新意。

頁面

Zircon - This is a contributing Drupal Theme
Design by WeebP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