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團體

現代劇場中的東方戲曲 風神寶寶兒童劇團

在101年8月創立的《風神寶寶兒童劇團》,擁有歌仔戲世家─明華園純正血統,結合舞臺劇奇幻魅力和歌仔戲藝術,藉由全身紅的風神寶寶,以國、臺、英、客家語,穿越時空,往來無界的獨特功夫,讓東方文化故事發揚滋長。在年輕人獨有的創意下,讓戲曲引領小朋友進入傳統戲劇藝術的魔幻空間,並且在活潑趣味的戲劇展演中,讓孩子自在學習、接觸傳統戲劇。
「寶寶」是團長陳昭賢的小名,說自己看不膩的始終是孩子發亮的眼神與笑容,從《風神寶寶之火焰山》起,給予孩子認識自己的優點,尊重他人的優點。為了幫助非洲兒童募款,與當地人同臺搭檔,讓臺灣傳統文化有了新突破,更藉由歌仔戲身段動作與互動遊戲,讓小孩子們不只看戲,而是變成劇中勇敢的正義大軍,協助寶寶一起打敗怪獸。
有雙會說話大眼睛的昭賢說著:「我們的演出,就是在現代劇場中呈現東方戲曲,音樂是變調後的傳統七字調、小調音樂,加上動畫、互動、雜技等表演元素,讓所有孩子都能親近歌仔戲。」雖然只是短短2、3個小時的演出,總是花費至少一週以上、反覆的排練,並且從不斷的倒帶中,磨出最細膩、精湛的演技。因為「一身之戲在於臉、一臉之戲在於眼!手為勢、眼為靈、身為主、法為源、步為根!」為了要使「身」的頭、腰、頸、肩、肘,膀、胯、膝各部位技法純熟到位,昭賢說:「即使辛苦也要竭盡所能。」

泥土的故事,找回臺灣原生文化─壞鞋子舞蹈劇場

一位編舞家極力所追尋的,是身體上的動作探索、創新的肢體語彙、線條、空間、美感畫面的交疊與呈現。但是壞鞋子舞蹈劇場團長林宜瑾說,「在法國的藝術家可以創造出不同層次的藝術形式,巴黎的人們可以接納所有不同的創意與形式,我們當然也可以。」
林宜瑾深層思考著人與舞蹈間的關聯,畢業於舞蹈創作研究所,並且三度獲得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新人新視野專案計劃」資助,終於在2013年,她和旅法多年的劇場導演、評論家謝東寧共同組成「壞鞋子舞蹈劇場」,並且開始她既是喧囂張揚卻又內斂蘊蓄的藝術創作。
她帶領團員赤腳演著,看似平淡無奇的家常把式卻隱然透著最淬鍊的基本功;這樣的簡單,讓瑕疵敗筆無所藏拙,所以佳劣高下立見分明,因此令人更見出這女孩的聰慧。不管天色如何,當時間緩緩融進音樂和舞蹈,觀眾的心已然發亮。取名「壞鞋子」,可回溯現代舞之母伊莎朵拉.鄧肯,在古典芭蕾舞盛行與保守的二十世紀初,她首度脫掉舞鞋的赤足舞蹈所象徵的解放身體,雖然當時引發眾多不滿與責罵,但卻開啟了舞蹈精采豐富的現代視野。當追尋自由的「壞鞋子」檢視藝術家的價值,也期望藉由伊莎朵拉的勇氣與開創性,解放現代人的束縛與框架,更企圖利用作品,在淋漓酣暢的舞作中,反思在臺灣社會中所應正視的議題,並且達到身為藝術創作者應盡的義務。

品學兼優的孩子,鼓動人心的節奏─義秀鼓藝工房

義秀鼓藝工房委身在泰山區一間鐵皮屋廠房中,不大,裡頭堆滿了正在修理整裝的半成品,或是已經由工房成員巧手恢復的鼓具。除了巷口牆上噴漆了門牌指引,不起眼的壓克力招牌掛在屋內僅僅只為了示意。並非為了低調,而是團長寧願把錢花在學生的教學和演出成本。
當天參與團練的兩群學員中,不論稚嫩的小學生,或者擔當「一軍」的高中學生隊員,都令人訝異於他們接近職業水準的演出。即使不熟擊鼓技藝,藉由鼓聲的高、低、輕、重、急、緩,作一適切的詮釋,聆聽著鼓聲由輕緩起始,連綿不斷,層層疊疊,交織錯落,澎湃洶湧。配合學生動靜得宜連綿的姿勢,挺身、昂首、舉臂、定跳,大開大闔的動作,也顯示著冷靜強韌的內心和揮灑自如的氣度。
當團練過後,孩子們才恢復原本好動活潑的個性,好幾個交頭接耳閒聊嬉鬧,但看在團長眼中,都被合宜的制止。在這裡,規矩的養成是由內而外,雖然仍在不斷琢磨的過程,卻從孩子們的臉上沒有看到任何不悅。
循規蹈矩、傳承禮教,是林玉龍團長教鼓的核心。在指導過程中,他一再對學員強調學校課業為先,孝順父母的根本,雖然很像耳提面命的嘮叨,但出身教育界的團長,十分清楚寓教於樂的重要,孩子們的笑聲也更常出沒在這堆滿器具的角落。

頁面

Zircon - This is a contributing Drupal Theme
Design by WeebP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