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Plus

戀舊風格—收藏家與藝術家的時光收納箱

戀舊,是對過往時光的憧憬或依戀,可能建立在對歷史情境的懷想積累,或是對過往美好時光的記憶堆疊;在人們心靈上可能形塑出一種精神寄託,在藝術形式上則演變成一種創作風格。在當代文化中,「戀舊」已是一種文化元素,一種創作基調,亦是一種生活風格。本展透過不同收藏家及藝術家對「戀舊」此一共同語言的吸納與轉化,呈現他們對過往時光軌跡的復刻展示,對傳統生活的多元觀察及對老物件的重新演繹,進而發現臺灣生活美學的特殊風格與文化創意。

戀.物─巷內的仔店X賴志賢:透過對老仔店的重新復刻,重現臺灣自日治末期至民國五、六○年代的仔店氛圍,重塑當時大眾的生活風貌,窺見不同世代的歷史軌跡,更重要的是,先民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生活智慧,得以透過每一個老物件重新閃耀光芒。

戀.窗─老屋的鐵花窗X辛永勝、楊朝景:鐵窗花在1920年代隨西式建築傳入臺灣,是一種以黑鐵為材,經由鍛造和彎折等工法,打造出鐵窗圖騰的裝飾工藝,常見於廟宇及洋樓。隨1970年代臺灣經濟起飛,以繁複技術製作的鐵窗花,除了具有防盜功能,還可展現工匠與屋主的藝術眼光。辛永盛及楊朝景走訪臺灣各地記錄下各式鐵窗花影像,帶大家發現臺灣老屋容顏的美麗。

晴天之國.神話之鄉─日本宮崎縣立西都原考古博物館收藏文物特展

位於日本九州南部的宮崎縣自然資源豐富,更是許多神話與古老傳說的發祥地,約於5萬年前舊石器時代中期末,便有人類在宮崎縣一帶活動的足跡。由於當地氣候溫暖,適宜人居,史前文化人類得以過著豐饒的生活,使得縣內遍布繩文至彌生時代的遺址。在宮崎縣考古遺址中,最具特色的莫過於為數眾多、自西元3世紀末至7世紀中期所建造的古墳,其中不乏與日本天皇的祖先有關。

宮崎古墓群 拼湊先人身分地位
南九州古墳最大特徵為同時存在「前方後圓墳」及「地下式橫穴墓」兩種,古墳大小顯示出亡者生前權力的強弱,埋藏於古墳內的陪葬品像是武器、盔甲、馬具和農工具等鐵器及陶器;玻璃、翡翠和碧玉等製成的飾品;金、銀、銅製成的耳飾、手鐲、戒指、頭冠與髮飾,或遠從沖繩獲取製材打造的貝鐲,無一不為死者的權力象徵。

墓中陪葬品 披覆建國神話面紗
在這些器物中,經常可發現鏡子和勾玉的蹤跡,然而鏡子並非為了映照人的姿態,它具有咒術性質的威權意涵,可從中一窺神的存在與意志;勾玉則與日本建國神話息息相關。南九州地區的古墳不僅展現墓主的權勢地位,也與日本神話有所聯繫,墓中的陪葬品則讓現代人有機會一窺彼時當權者的生活及其精神世界。

意想青花瓷─新世紀的震撼

風格典雅富麗的青花瓷,在數世紀的流傳後,人們依舊為其風格深深折服,仍繼續進行經典的傳承,其實青花的崛起,在18世紀初曾顛覆陶瓷世界的秩序。1709年,煉金師貝特格在癡狂東方瓷器的薩克森選侯奧古斯特二世委託下,終於破解白瓷製造的秘密,西方陶瓷發展就此一日千里,也間接牽動東西方文明的此消彼長;羅伯特‧芬雷在曾在《青花瓷的故事》中點出:「青花瓷的寰宇之旅,是首次興起全球化的濫觴!」

海上貿易揚帆 青花瓷展開世界之旅
青花瓷是以鈷為主要著色劑的高溫釉下彩瓷,隨著元代蒙古帝國版圖擴張,促進中、西亞之間頻繁的人文交流及的貿易往來而向外流傳。明末清初,大量的青花瓷,透過海上貿易不僅行銷至鄰近的東南亞、日、韓等國,更遠洋販運至歐、美、非洲等地。

圖騰擬仿與再製 全球文化語彙誕生
常見於青花瓷上的裝飾圖案,如牡丹、蓮花及冬梅等紋飾,進而廣受西方人模仿。在臺夫特及麥森等西方陶瓷的裝飾上,更將中國人物和山水等視覺圖案簡化成西方人較易解讀的風景畫風格。當中國景德鎮接受來自海外四方的訂單,亦仿製了這種西方化的圖像,再行銷至世界各地。在全球化貿易的循環下,瓷器圖騰經過不斷的想像、模擬、重現與再製等過程,遂發展出共同的文化視覺語彙。

頁面

Zircon - This is a contributing Drupal Theme
Design by WeebP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