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趣

楊絜婷複合媒材創作個展

創作者楊絜婷的作品呈現出褐鏽色與金屬鏽味,在觀察作品隨時間流變的同時,也提出自身的生命經驗。老家的汽車工廠內,堆疊併置著無數金屬物,錯落的鏽色真實呈現出金屬物堆置時間的長短,此場景每日在流變,卻也讓楊絜婷觀察到物件與環境間交互作用下的真實,此系列作品要傳達的並不是保留永恆的美,而是接受每日流變後的真實,故「鐵」成為她最主要的創作媒材之一。

楊絜婷使用不確定性材質來進行創作,因所處環境改變,作品也隨之產生非原始樣貌狀態的變化,經由創作過程來觀察材質、元素的化學性與物理性,進而表徵創作理念,傳達主體與環境之間的矛盾衝突感,試圖衍生並突破原本穩定卻僵滯的生活狀態。化學、物理、時間等元素介入至作品中,提出作品與能量之間的聯結,並體現在體制規訓包裹之下,創作者應對環境所展現的各種姿態與心理發展狀態,作品皆傳達不確定性,以非定型樣態來面對體制(環境),並持續觀察體制(環境)對此的回應。

在《新辭書計畫》系列作品中,楊絜婷大量運用到覆蓋、包裹的創作手法,在刻意經此手法進行下的產物,已非為原始樣貌,視之為假象,而創作者又試圖在所刻意經營下的假象中尋求真實反應並接受真實,此過程是循環也充滿矛盾,反應出創作者內心的質疑與對立。

指上飛花:纏花 vs 指彩─陳湘琳、陳以穎雙聯展

當傳統工藝—纏花(春仔花)遇上時尚藝術—指彩(甲藝設計),會激盪出什麼樣的火花?

陳湘琳與陳以穎原是一般上班族,自認識纏花工藝與美甲藝術後,便一頭栽入這個美麗世界。除了專注創作,也致力於推廣,並嘗試更多元化的題材創作,此展就是傳統與時尚跨領域的結合。

「纏花」也稱「春仔花」,是一種以絲線纏繞的臺灣傳統手作工藝,結合剪紙、編織和刺繡的技術,其製作需要心靜、心定,更需要耐心及細心,每件作品皆需 10多種技法及零件組成,十分耗時與費工,民間多應用於傳統婚禮的祝賀習俗,現今藉由設計的不同,廣泛運用在婚禮、文創藝品、時尚飾品或居家擺設藝術等生活事物中,兼具藝術性及特殊性,呈現傳統典雅的藝術生活美學,是值得學習、保存及收藏的文化藝術。

「指彩」又稱「甲藝設計」,是一種裝飾美化指(趾)甲的工藝,根據客人的手形、甲形、膚質、服裝的色彩和要求,指(趾)甲進行清潔、護理、保養及修飾
美化的過程。表現形式豐富多樣,其由來可追朔到 6 千年前,埃及人以指甲花將指甲染成金色。在中國唐代以前,婦女使用鳳仙花來連續浸染指甲,古代官員也使用裝飾性的金屬假指甲增加指甲長度,顯示尊貴地位;時至今日,由日本藝人引領風潮而成為時尚藝術。

第二屆大臺北當代藝術雙年展「超日常 Daily + 」

人與生活皆非單一向度,當藝術從日常出發,從日常去思考,是否能超越日常?

由國立臺灣藝術大學校長陳志誠擔任總策展人,「第二屆大臺北當代藝術雙年展」即以文學、建築與藝術創作,在有章藝術博物館、九單藝術實踐空間、北區藝術聚落展開「超日常」的藝術對話。

自「第一屆大臺北當代藝術雙年展」開始,有章藝術博物館即以藝術展演活動介入校地中原作為眷舍的閒置空間,將之改造為「北區藝術聚落」與「九單藝術實踐空間」。此後,這兩個區域逐漸開展出新的面貌,原本埋藏著老臺北生活餘韻的空間記憶,也隨著藝術家們的創作探索而重新甦生。

今年第二屆的雙年展就從這一片巷弄蜿蜒宛如記憶織紋的空間出發,策展團隊協同法國藝術家查理卡克皮諾、臺灣小說家駱以軍、館方策展人張君懿以及建築團隊共同策畫,以「超日常 Daily +」為展題,充滿日常殘影的魔幻寫實小說《翻牆者》作為第一件介入雙年展的作品,也成為來自法國、奧地利、盧森堡、日本以及臺灣等地的參展藝術家創作時相互交流的文本參照。

由此,「超日常」試圖打開一種介於作品、文本以及展場之間的多層次對話關係,一種在生活空間、歷史與記憶之間,透過不同形式的作品所形成的超日常:既是形而下的超越,也帶出形而上的昇華。

頁面

Zircon - This is a contributing Drupal Theme
Design by WeebP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