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深情之眼銘記淡水今昔風華─攝影師程許忠

文/吳禹彤 圖/程許忠.吳禹彤

沿著淡水海關碼頭前行,冬日霧靄壟罩的觀音山綿延對岸,一旁被改建成展覽空間的海關碼頭倉庫中流瀉出悠揚的旋律,呼應淡水河沖刷河岸的律動。倉庫內正舉行「時光‧淡水─老淡水今昔攝影展」,搭配幾首歌詞均以描繪淡水小鎮為主題的臺語歌曲。

以影像凝聚歷史 細數山城今昔
策展人程許忠是淡水當地知名攝影師,二十多年來始終如一將鏡頭對準從小生長,並對其懷有濃厚情感的淡水。暱稱為「阿忠哥」的他,親切的向參觀者介紹展場內的作品,每張照片對他來說,與其說是攝影美學的實踐,更像是背後均暗藏一段故事,邀請觀者進入悠悠回憶的門扉。所有影像如同寫就一篇屬於淡水的小歷史,程許忠則像熟悉整段篇章字裡行間的說書人,無論手指指向哪一張照片,都能娓娓道出影像背後的前塵往事。
從小在淡水重建街長大,程許忠高中時才接觸攝影,當時攝影是件奢侈的愛好,只能和有相機的同學借用,和幾名攝影同好相約課餘時間到戶外拍照。「通常三個人集資買一捲底片,一捲底片有三十六張,每個人平均只能拍十二張。」那段物資匱乏的年代,程許忠直到退伍有了工作,才買下第一部相機,相關攝影技巧,也全賴看書自學。

展開紀實攝影 引觀者反思社會
年輕時,程許忠熱衷拍攝淡水城外的紛繁物事。一九九零年,他反思如果將鏡頭鎖定在淡水,作品或許能匯聚成一項主題。這一年,他踏上以淡水為主角的紀實攝影道路。初始,他並不知道自己正在進行名為紀實攝影的工作,慢慢的,才發現拍出的作品不只對其個人蘊含特殊意義,更具有觸發外界反思的社會性。
照片中的景物今日或已不復存在,但我們仍能透過留存的影像,比對生活之土地的今昔差異,引人尋思當中變化是好是壞,追求現代化的過程中,除了凝視眼前所擁有,我們是否也曾詫異回首,發現過往純樸的生活價值及人與人互動的親密模式已漸淡薄。
就像是緊握一項和過去連結緊密的事物,程許忠仍以傳統底片相機拍照,以黑白攝影表現,他認為黑白攝影所包覆的影像似醞釀一股引發觀者浮想聯翩的氣場。隨著科技進步帶來的便利性,他也嘗試以手機記錄週遭點滴。他坦承,剛開始不免抗拒以手機拍照,直到他體認到手機其實也是隨時代應運而生、記錄生活的媒介。當相機未隨帶在身,手機就是捕捉巧遇之景的利器,畫質雖然沒有相機好,卻有著速寫般的模糊美感。

深融環境 賦予作品深刻感動
匈牙利戰地攝影師卡帕曾說:「不要抱怨作品不夠好,是你離砲火不夠近。」深受這句話啟發的程許忠堅信,唯有融入被攝場景,親身體驗當中的生活律動和人文底韻,拍出的作品才能感動自身和他人。而他的任務即是不懈的為淡水紀實,不管小城容顏如何轉變,都要以影像和文字為後代留下可緬懷的依據。

程許忠小檔案
自幼生長於淡水,長期以來堅持以底片相機和黑白攝影表現家鄉經歲月洗滌後的面貌。除了以攝影記錄深愛的城市,他也相當關心淡水地方發展,當都更欲拆除見證淡水百年演替的重建街時,曾發起530站滿重建街運動,成功續存老街命脈。

摘要: 

目前正於淡水海關碼頭倉庫內舉辦的「時光‧淡水─老淡水今昔攝影展」,是由自幼生長於淡水的在地攝影師程許忠所策展,人稱阿忠哥的他,長期以來堅持以底片相機和黑白攝影表現家鄉經歲月洗滌後的面貌。除了以攝影記錄深愛的城市,他也相當關心淡水地方發展,當都更欲拆除見證淡水百年演替的重建街時,曾發起530站滿重建街運動,成功續存老街命脈。

地點: 

電話: 

相關網站: 

Zircon - This is a contributing Drupal Theme
Design by WeebP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