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畫,畫到前無古人─現代水墨畫之父劉國松

文/李奇蓁 圖/劉國松

 被譽為「現代水墨畫之父」的劉國松,105年10月榮膺美國文理科學院院士,這個「院士」資格比中研院院士還崇隆,被視為「藝術界諾貝爾獎」。

元朝以來 突破水墨畫技法第一人
 身兼畫家、美術教育家、藝術評論家等多重身分的劉國松,認為藝術家就像科學家,科學家提出新想法,致力於實驗室中的論證;而藝術家將自己的新理念,努力在畫作上實驗。
 因此,致力於突破傳統技法與材質的劉國松,一再創新從元朝之後無法再突破的水墨畫技法,無疑為當今全球藝術界最具影響力的人物之一,被世人尊譽為「現代水墨畫之父」。
 他推翻了傳統美術系循規蹈矩的技法學習,主張不臨摹古人畫作,因臨摹可發展的技法有限,使得創作越走越窄,導致發展領域有限。就像胡適先生說的「為學要如金字塔」,但此概念較適合通才教育,用在繪畫這種專業教育並不完全適合。
 劉國松認為「為藝要如摩天大樓」,求專、求深、求精,但不求廣,打好地基,穩穩地往地下扎根,最後摩天大樓終將高過金字塔。相較於傳統的「先求好,再求異」,他教導學生時要求「先求異,再求好」,所以他主張「畫室和教室就是實驗室,而非傳統繪畫複製的工廠」,因為靠臨摹古人畫作是絕對臨不出新意。

革筆的命 革中鋒的命
 二十多年前,劉國松即提出了「革筆的命」、「革中鋒的命」等主張,質疑用筆的重要性,以及藝術對於生活的關聯性,對當時傳統水墨藝術造成劇烈的影響。也就因為當年劉國松「搞革命、革傳統」的主張,導致東海大學美術系未聘請他擔任教職,反倒是建築系聘請他擔任教授,也因緣際會讓劉國松發現了一項創新古人未有的繪畫技巧,其畫作不但令人驚豔,也因此而洛陽紙貴。
 劉國松說當年在欣賞過九寨溝美景後,對於該處的潺潺流水難以忘懷,故拿起畫筆欲將腦中美景畫下,但是傳統的毛筆與宣紙無法重現記憶中的美景。偶然間,他發現建築系學生使用的描圖紙,利用其不吸水的特性,可以完美的呈現九寨溝絢爛迷人的水面波光,這就是劉國松著名的「九寨溝系列」,後來也以相同的技巧完成著名的「太空系列」、「雪山系列」。

不斷實驗 獨創畫紙 
 為了實驗水墨畫的各種不同可能性,劉國松從媒材開始測試,他很著名的技法之一,即在紙張上墨後,撕去紙筋留下白線的「抽筋剝皮皴」。而且為了達成理想的效果,劉國松後來還發明了「劉國松紙」。
 劉國松表示,傳統水墨畫以點和線構成,幾乎全是黑色,他想到若加進白線,表現就能增強一倍,因此特別向紙廠訂製,將紙筋加在棉紙表面,紙筋會將墨水
擋住,因此作畫後抽掉紙筋的部分,下面的棉紙仍是白色,但這樣就會出現很多白線,有墨的黑,有畫紙的正白,正符合老莊哲學的「陰陽二元論」,也真正落實老莊思想。

以弘揚國畫現代化為己任
 1970年代劉國松應聘香港大學藝術系執教,將現代水墨技巧帶到了香港,前後二十餘年培養後進無數。劉國松教導學生從不藏私,甚至出版技法光碟,就是希望讓中華水墨畫的創新技法擴散影響到全世界。1983年代,劉國松首次在北京「中國美術館」舉行個展,其畫作展現的特殊風格,立刻驚豔了整個大陸畫壇,此後3年共在大陸各省18個大城市巡迴展覽,引發巨大的迴響與學習,成為影響中國當代水墨創作極重要的藝術家、教育家。
 以發揚中國傳統文化為己任,劉國松計畫以不同的方式,從臺灣作為起點,後至韓國、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國,讓現代水墨能夠在各地萌芽,最後在全世界開花結果。對劉國松來說,他的信仰就是要將中國繪畫從摹仿的停滯中起死回生,把中國的繪畫拉到現代。
 劉國松更以他的作品,印證了他的主張之可行性與超越性,是20、21世紀代
中國水墨創新最鮮明的風貌與印記。對於藝術界的捐助,更是輕財厚施,對於同道後進,獎掖有加,謙和有禮,得到多方好評,學者及識者多尊稱劉國松大師為「現代水墨畫之父」。

摘要: 

被譽為「現代水墨畫之父」的劉國松,105年10月榮膺美國文理科學院院士,這個「院士」資格比中研院院士還崇隆,被視為「藝術界諾貝爾獎」。

地點: 

票價: 

電話: 

相關網站: 

Zircon - This is a contributing Drupal Theme
Design by WeebPal.